朋友找吃飯

「欸 S哥回國大家台北吃個飯,來不來?」
過年前軟A剛滿月就接到這個飯局邀約,連睡眠時間都有點吃緊的狀態下,當下是真的很想推掉的。但友情就是這樣,推著推著就會沒了,帶小孩為何要犧牲友情呢? 去現場把小孩丟給朋友顧吧!打起精神排除萬難,今天就想辦法赴約了。

本來老婆自願請假要提早回家接手小孩,但她有一個更重要的任務就是去整那個過年前就摔爛的骨,還在思索要怎麼攜帶兩個嬰兒到台北新光三越對面的餐廳的時候,也許是孝心感動天,媽祖婆(岳母飾)忽然就乘著祥雲來敲「小的交給我吧!」正當我快要跪下頂禮的時候補了句「軟Q你帶走,老身無法」,不過這也是很強悍了啊~


既然只要帶一隻,那麼父女倆當然就是輕裝上路了~
多輕? 用餐剪刀、用餐小湯匙、背巾、水壺、尿布,坐高鐵,以上。ˇ
今天天氣非常冷又下雨,我也懶得帶傘了,軟Q就多穿一件連帽衣。

小看了晚上六點的人潮,完全沒有座位,直接買自由座想說去博愛座碰碰運氣,結果人多到連車廂都走不進去,只能站在連結車道上啊啊啊啊啊!
連脫外套都無法的環境下,熱到直皺眉頭。

還好到了桃園終於有空位,軟Q首次坐高鐵感覺非常新奇。
乖乖坐著看窗外的風景~

看了10秒之後開始蠕動吵著要下椅子探險,很好,這才是嬰兒正常的表現。

如果你強制抓住小孩限制他的自由,保證1.5秒後就可以聽到尖叫,但若只是順著他身軀扭動的「勢」用手撥一下改變方向,讓他感覺差一點點就可以達到目的卻又達不到目的,頂多哼哈假哭兩聲後又會專注在掙脫上,保持這種狀態20分鐘後終於抵達台北車站。這個過程讓為父好像微微觸摸到了什麼卻又無法掌握,硬要說就是疑似依稀看到物我兩忘,從而達到一種空明虛無的境界。
終於到台北了,問軟Q:「搭高鐵好玩嗎?」
「..........」

出了高鐵車站從K區走到了M區又走到了Z區,終於找到了出口,仰望樓梯,北捷應該跟新光三越有仇,每一階都在提醒我軟Q有10公斤。

穿過馬路跟人群,終於到了餐廳啦!餐廳還是樓梯啊~是樓梯啊~樓梯啊~梯啊~啊~(Echo)

到了目的地放軟Q下來,看她滿場跑的當下心想,剛剛我背著她到底是為了什麼...?

終於在20分鐘左右的奔跑後讓阮Q就坐,還好店裡面沒什麼人,不然我就是那個放任小孩在大鬧餐廳的家長的其中一員。
攤開Menu點菜,跟朋友開始討論這邊五大一小,多人套餐怎樣選才好。
「生魚片要加大份嗎?」朋友問道
「嗯......不要!」
「好的,那麼點三人份的喔」
不要站起來!」

朋友看到我擦手擦餐具維持秩序的光景就默默地自己開始點菜。
各位朋友以後請直接幫有攜帶小孩出席聚餐的人決定好付錢以外的事情。

最後用揹巾成功的將軟Q固定在椅子上後,不知道她是累了還是如何,望著窗外的躲雨小跑步的路人們與繁華又無情的街景,開始感嘆人生。
(長牙好痛,人生好難。)

跟朋友好幾年沒見,其中一位天哥已經越過40還是沒有女朋友,這樣的瑰寶到底有怎樣的擇偶條件馬上變成眾人火爆的討論話題。

「我本來想要找南部的女生」年紀沒有白活,大家也認識十年以上,天哥說到擇偶條件信手捻來侃侃而談。
「最好是回娘家開車不要超過一小時」想起上週從虎尾回新竹竟然塞了五個小時,忽然覺得有點道理。
「而且年齡要25~30歲」年齡話題一出來,大家就被引爆了,為什麼?你都41了耶。
「因為我本來想要生小孩」「超過生育年齡就沒體力了」為了安撫大家,天哥連連說出在意的關鍵點。

「而且我過年看到某個很久沒見的親戚,才十年整個都變老了」天哥語調一沉,帶點奉勸的語氣在內「女人一生小孩老很快額~~」
「而且脾氣也會不好」天哥不知道受到哪個高人指點過,彷彿經歷了好幾場婚姻一般"字字珠璣"「人不用漂亮,乖巧文靜最好,最好是沒有什麼個性的璞玉,我自己來教導」
「可是天哥,你自己帶小孩,老婆就不會老那麼快啦?」別人說出口會被當作是尻SAY的風涼話,出自隱藏角色口中馬上變成可行的方案,眾人紛紛點頭。
「欸...你不一樣啊,你是超級奶爸啊」你是天才我是白癡馬上切割一刀兩斷,在場每個都有業務經驗怎會不知道是這一手,大家朋友一場別說破。
「生了小孩還是會幫忙啦,怎麼可能讓老婆太累」不追究了,但"幫忙"這兩個字可是很致命的啊天哥。

「但因為這樣的對象太難找了,所以放棄年齡限制、只要是台灣女生就好」久居廣東的天哥趕快拉回話題。「年紀太大了,我也放棄結婚就要生小孩這件事,應該很難找了」
「怎麼會呢? 不生小孩有不生小孩的市場啊」別人說出口會被當作是尻SAY的風涼話,出自隱藏角色口中再度變成可行的方案,眾人紛紛點頭。
「真的假的? 結婚不生耶?」感覺不可思議的天哥,連話都不太好接,開始吃東西。
「用知名人物當作類型,我們幫你介紹比較快啦」C姐忍不住問下去了。
「例如說你喜歡像鍋書姚的類型嗎?」S哥首先發難,我合理懷疑他就是喜歡這味。
天哥連連擺手打槍「不要啦,娶這種的我鐵定偷吃」S哥聽到這句話整個下巴都快碰到桌子了,我確定他就是喜歡這味。

「像張軍擰這樣的就還可以」天哥語不驚人死不休,那怎樣才算很可以。
「為什麼?」大家又被這種奇怪的擇偶條件引爆了,馬上想知道答案。
「我有看過她一個運動的影片,在沙包上作仰臥起坐好幾下」「好幾下都不用休息喔!!」天哥強調。
「這樣就可以電到你?」我也爆了「我帶你去一趟道館一抓一大把」
「只是打個比方」天哥趕快澄清「就是某個瞬間你覺得對了,就會覺得是了」
「而且還要能夠忍受你的碎念龜毛」C姐補上一句。

大家大眼瞪小眼,忽然都了解了是怎樣的一回事了。

(用七根米棒換你乖乖坐著一小時)

「欸,你出門這麼晚,老婆不會碎念喔」眼看已經過了九點,天哥趕快把話題從自身丟出來。
「只要你出門帶著小孩,老婆最不可能問的就是你幾點回家」語畢拍一下軟Q「搞不好出門一個月後你某天想到了回家了,老婆看到你還會驚叫一聲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沒講一下啊?!"」 
 一個人會被伴侶限制自由的原因,應該就是他先限制了伴侶的自由,一報還一報,大家都不好過,何苦呢? 

再無懸念,吃到十點多離開,太晚去媽祖宮接軟A會有報應的,撐到最後一刻22:15才從三越去趕22:26的高鐵,輕裝一路狂奔,7分鐘就買好票踏上月台等車來,沒帶推車是對的!!

到家後看著喬完骨吃完飯還泡了熱水澡的老婆喜孜孜的接著軟Q表達思念之情,想起天哥那句「女人一生小孩老很快額~~」

呵呵!







留言

大家都在看